因水量过于充足
2021-05-24 11:11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远处的江水是从长白山来的第二松花江江水,近处的江水是大兴安岭来的嫩江水。眼前的江面是松花江干流,这里就被称为三岔河,意为三江汇合处,正在此处指挥抗洪的肇源县茂兴镇党委书记邢传军告诉记者,到20日,松花江水还没有“九八”大水时水位高,但持续的时间却比1998年长,尽管距离洪峰到来还有约4天,但这里的险情也时有发生,好在大国堤非常稳固。为了加固堤防,他们在迎水的堤面先安装了围板或者铺上塑料布,再打上树桩,接着又在堤防上累起了沙袋大坝;为了消除管涌等危险,他们在大国堤上树起了电线杆,安装了电灯,还派出了专职人员负责巡查堤坝背水坡下的老鼠洞和冒水点……

邢传军说:“肇源是松花江干流最先通过洪峰的堤段,三岔河又是松干第一堤,这里不能出事,不然肇源就危险了,肇源出事了,大庆就危险了,我们会24小时坚守,保大坝安全。两个来月都挺过去了,决不会在这几天出啥事的。”记者了解到,这支抗洪大军,从松花江干流6月25日入汛至今,已经奋战了56天。

地图上的肇源,地处长春、哈尔滨、大庆“金三角”的中心,长度超过104公里的肇源松花江干堤,是嫩江、第二松花江两水汇流后,流入我省的第一道堤防,而位于肇源松花江上游的三岔河,就是北来二松水、南下嫩江水和松花江干流汇合之地。20日,在松花江干流洪峰行将到来时,本报记者驱车赶往此地。此地的防洪一喜一忧:喜的是国堤(松江大坝)尚且安然,忧的是有些子堤未能挡住汹涌洪流而决口。记者同时了解到,肇源水位较19日上涨了9厘米。在严防死守之下,肇源段的防洪形势不容乐观,但整体防洪态势仍处于有惊险、但无大碍的阶段。在防洪一线,当地参战的党政军民无不表露着这样的大局观:只要我们肇源大堤守住了,大庆油田就没事。

记者离开这段决口的子堤,来到三岔河江边时,由当权、自力、辉煌、合心、一心、幸福等村屯近千人组成的防洪队伍正在8300米的堤防上,有的忙着加固,有的在寻堤。

“三岔河民堤决口了,黑灯瞎火的,那动静老吓人了……”20日午后,刚到肇源县的本报特派记者,跑了64公里后才赶到位于肇源县茂兴镇当权村附近、被称为松花江干流第一堤的三岔河堤。在当权村通往江边约两公里的土路上,冒着黑烟,发出“突突突”声音的拖拉机像蚂蚁一样穿梭其间,开往江边的,有的拉着木头,有的载着沙土……和机械抗洪的紧张景象不同的是,在国堤上抗洪的人们,大多淡定自若,紧张却有序。

说到今年松花江干流大水的成因,相关水务专家表示,直接原因是嫩江洪水和第二松花江两股大水合流涌入松花江、而松花江自身水位过高,三流叠加而成。上游的两条大江、加上松花江同时出现大水,主要是因去冬的降雪量较大,且连续集中,从而形成了今年黑吉两省的春季桃花水。桃花水尚未消褪时,夏季雨量又比去年多了八成以上,导致夏汛。土地、湿地、森林、山地等,因水量过于充足,而无法蓄水,经历了“春桃”和“夏汛”的大江们,又受到支流洪水的助阵,从而酿成今年初秋的、较历年持续时间较长的大洪水。

21日,本报特派记者将赶往肇源段最危急的防洪一线,继续报道肇源抗洪的进展。(记者 林青 于鸿斌)

同时,嫩江干流尼尔基水库秒流量5110立方米,比19日减少了流量,水位也降了0.22米;第二松花江丰满水库秒流量1650立方米,也比昨日减少了流量。不容乐观的是,23日,吉林方面的二松流量将达到2700立方米/秒,受此影响,松花江肇源段水位在预报基础上将会增加10厘米以上。而嫩江洪峰已于20日进入肇源境内。好消息是,嫩江立陡山段以上各站水位已全部回落。

目前,有的肇源堤防已经浸泡1个多月了,“没有退路,死看死守”需要落实到日常的点滴抗洪工作中,不能有任何的侥幸和动摇。记者注意到,为了迎接洪峰,整个肇源境内全流域正在按最低12000立方米流量来设防,补缺的地方也将在23日前按标准完成消险加固的施工。“死保国堤”正成为一道防洪的底线,20日晚,肇源正在运送编织袋、木杆、铁线、铁锤,并提出了举全县之力保住二站段国堤的任务要求。

20日,记者从肇源防指还了解到,根据省防指专家组的指令,对肇源堤防的消险加固还在进行中。据了解,省防指要求,在24日洪峰到达肇源前,该县的松干迎水坡护砌顶高程确定为:城防以上段为水位加一米;城防以下段为水位加1.2米。城防以上段堤顶高程与水位差不足1.5的,用编织袋装土填高到不少于1.5米;城防以下段堤顶高程与水位差不足1.7米的,用编织袋装土填高到不少于1.7米,迎水坡铺彩条布。

采访中,不论是普通村民,还是堤防指挥,他们都在本着守土有责的理念,坚守着松干堤防,他们心里明白:只要肇源安全,大庆就没事。

记者听说的子堤决口处距离高高的国堤还有两公里的距离,长达2300米的子堤,也就是当地人口中的第一道民堤已荡然无存,这条子堤是三岔河抵御松花江洪水的第一道坝。第一道子堤与国堤之间,成了一个硕大的湖泊,远处的柳树只露出不到两米的树头,子堤已经完全淹没在洪水里,水深已达3米以上。

20日的肇源,一派初秋景象,天高云淡。当日,记者从肇源县防汛指挥部了解到,截至8月20日8时,松花江干流肇源段立陡山监测点的水位是133.89米,比19日上升9厘米,超警戒水位1.39米,低于1998年最高水位0.77米;中心监测点的水位是128.73米,比19日又上升8厘米,超警戒水位1.13米,低于1998年最高水位0.79米。

三岔河,古称“大口”,俗称“阴阳界”,以栗末水(第二代松花江)和黑水(嫩江)交汇而成。松花江肇源堤防防御能力普遍标准为20年一遇,部分堤段达50年一遇。

说起它的决口,正在扛沙袋筑防第二道子堤的当权村治保主任王海波说:“前晚儿6点多钟,我刚到国堤卸沙子的地方,就听前面有人喊决口了,当大伙儿刚回过神来,水已经从近80米的大口子卷着大浪扑过来,没到半小时,第一道民堤、第二道民堤和大国堤间的千亩水稻、一个大鱼塘已经没影了,原来高有五六米的大柳树,只露出少半截。”

第一道子堤决口后,当权村300多人开着拖拉机、骑着摩托车连夜赶到大国堤上,对第二道子堤进行了加固。20日上午,第二道子堤又发生了一次管涌,幸好被及时封堵,当记者在傍晚时分离开这里时,第二道子堤已经被加固成高出水面约一米的新堤,而水位距离大国堤尚有两米多的距离,大国堤外两万亩水田依然绿油油一片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xblmljhb.cn澳门十大赌厅美高梅承包|赌博十大平台网址|赌钱小游戏|东方汇赌场版权所有